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近日由深圳市南山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叙利亚文物与博物馆管理总局主办,深圳市南山博物馆承办,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交流中心、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驻华大使馆联合支持的“‘叙’写传奇——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在深圳市南山博物馆正式开展。

叙利亚位于欧亚非三大洲的十字路口,正是由于这种自古以来的重要地理位置,其文化的多样性谱写了一部壮丽的史诗,它的古老与辉煌令人肃然起敬。文物不语,却承载了文明的精彩纷呈,让我们跟随它们一同开启一段时光之旅吧!


“叙”写传奇,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展览时间:
2021.08.04-2021.11.07


展览地点:
南山博物馆二层二号专题展厅

定点讲解时间:
每个开馆日下午15:20
参观可在一楼大厅租借语音导览器

请前往南山博物馆微信公众号预约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古代近东地区是早期文明的发源地,包括两河流域(今伊拉克、土耳其东南部及叙利亚东北部)、埃及、伊朗、安那托利亚(即小亚细亚)、古代叙利亚(今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国及约旦)、马耳他及阿拉伯半岛。根据史前考古学研究,从旧石器时代早期开始,叙利亚就存在原始人类的活动迹象,并遗留下了丰富的原始文化遗迹和遗物。

光阴与朴拙:旧石器时代的萌芽

古代叙利亚地区的旧石器时代文化与非洲和欧洲息息相关,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存以砍砸器和手斧为主要器型,中期以石片文化为主要特征,到了晚期则出现石雕、石叶和细石叶等器型组合。生活在这一时代的人类逐渐掌握打制石器的技能,这时期的石器具有一种大美无言的朴拙之意。

源起与革命:新石器时代的到来

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开始积极利用动、植物资源,古叙利亚地区的农业和畜牧业逐步确立并成为主要经济来源,磨制石器和制陶工艺成为技术革新的关键。公元前7000年左右,陶器出现并成为当地聚落转型的关键。新石器时代晚期,叙利亚部分地区开始形成较大规模的聚落、制作更为精美的彩陶,社会分工逐渐显著,阶级分化处于萌芽状态,随后出现了一种结合经济和社会因素的新型生活方式,为之后城邦发展奠定了基础。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人类对稀缺资源的掌控和使用在社会发展进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珍稀材料的发现、新技术的革新、远距离贸易和社会发展之间往往存在互相塑造的关系。随着城邦的崛起,各类宝石(如黑曜石、青金石、绿松石、红玉髓等)和金属制品(如黄金、白银或铜制品等)纷纷登上人类舞台,这成为青铜时代开启的重要标志。公元前3100年左右,古代叙利亚地区进入青铜时代,人们开始广泛使用金属原料制作装饰品、劳动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社会生产力发生了质的变革,社会生活也发生了较大变化。

权力与财富:青铜时代早期的社会分工

青铜时代是一个变革的时代,人们开始居住在大大小小的城邦中,青铜制品的使用导致生产力极大提升,粮食产量增加,可以养活城邦领袖和祭司阶层,阶级分化日益明显,由此导致社会分工加剧。青铜时代早期城邦,如埃勃拉等,开始大兴土木建造神庙和宫殿,文字和书吏开始出现,首饰、陶器、雕塑等手工制品空前发达,艺术创作进入了一个巅峰时刻。

贸易与纽带:青铜时代中期的商贸发展

自公元前2千纪早期始,叙利亚开启了外联和贸易的新方向,进口货物通过幼发拉底河到达叙利亚沿海港口,城市化进程加快,精英阶层对国外商品需求不断增加,各国家和地区间的交流与发展逐渐繁荣,这种新的贸易方向使叙利亚成为陆路与海上接触的十字路口。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因占据古代东西方重要商道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自青铜时代起相继受到强盛王国的征服与占领,到了铁器时代依然难以逃脱相似的命运。东西方文明犹如从四面八方驶来的车辆,以车辚辚、马萧萧之势,纷纷纳入叙利亚的文明交往序列中,经过冲突和融合后,又向邻近地区扩散而去。

荣耀与霸业:亚述威芒下的叙利亚

公元前1千纪前叶,亚述人从两河流域北部崛起,历经两个多世纪的征战,最终统治了两河流域和古代近东地区。新亚述时期第一任国王纳西尔帕二世(Assurnasirpal Ⅱ,公元前883-前859年)开始用浮雕来装饰宫殿,此后亚述宫殿建筑和浮雕艺术成为彰显亚述荣耀与霸业的最佳载体。这种艺术风格对叙利亚地区影响深远,并遗留一批亚述时期珍贵文物,如壁画与雕塑。

纷争与融合:新巴比伦与波斯阿契美尼德

巴比伦王国位于两河流域南部,于公元前7世纪后期击败了亚述人。公元前539年,波斯王居鲁士二世战胜巴比伦最后一位国王,波斯统治由此开始并持续了200年之久。叙利亚在巴比伦人和波斯人的轮番占领下遗留了丰富的历史遗迹。尽管如此,两河流域文明发展从未间断,它们仍在历史长河中继续发展前进。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自公元前333年开始,叙利亚被希腊、罗马等国家相继征服后产生文化大融合,当新的文明向西亚扩散时,叙利亚地区也进入了新的时代。叙利亚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拥有多种古代文明和众多古迹的国家之一,彰显了在文明交往中叙利亚与世界文明的相互影响。

东征与交融:亚历山大眼中的世界与希腊化

在希腊与波斯争战中,叙利亚成为重要前沿阵地,同时也是两河流域与古希腊之间文明交往的桥梁,在古代世界文明和艺术发展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占领了大马士革,由此叙利亚开启希腊化进程,即将希腊古典艺术与叙利亚本土特色相结合,极大推动了文化和艺术的交融。这些变化在叙利亚具体表现为农业和园艺成为重要经济部门、纺织业保持领先地位、陶器及玻璃器皿制作业兴盛、金属冶炼技术迅速发展,这些都是希腊文化与东方文化相互交流融汇的结晶。

渐进与全盛:西罗马和拜占庭时代

自公元前64年始,叙利亚地区作为行省被纳入罗马统治下长达600年,是罗马在近东地区的权力中心。在这期间,叙利亚地区文化融合逐渐加快,其园林艺术在罗马境内达到巅峰,商业优势凸显,如叙利亚亚麻制品、大马士革雪花石膏、石灰岩制品、铜器和玻璃器皿等广受欢迎。

开端与永恒:伊斯兰世界的光荣篇章

公元634年雅尔穆克战役后,阿拉伯军队征服了叙利亚,从此叙利亚被纳入阿拉伯的版图,并开启了阿拉伯化和伊斯兰化的进程。在阿拉伯军队攻占大马士革之后,阿拉伯文化开始在叙利亚蓬勃发展,伊斯兰教居于统治地位。阿拉伯-伊斯兰文明开启了叙利亚文化发展的新纪元,叙利亚人民在诗歌、文学、历史、哲学、语言、古兰经注释等众多领域为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做出了较大贡献,进而丰富了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的宝库。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丝绸之路是使节之路、商旅之路,同时也是文化传播之路,道路的畅通全方位促进了各国间的沟通与交流。古老的叙利亚和中国处在文明交往大动脉的两端,正是丝绸之路将相隔万水千山的叙利亚与中华文明相连接。两国间的交往源远流长,约有两千年的历史。无论是在罗马时期,还是阿拉伯-伊斯兰时期,中国与叙利亚始终往来不断、互通贸易、交流文化。

商旅与锦绣:中叙两国商贸往来

自古以来,中叙两国间不断进行文化传播并相互影响,叙利亚对中国的文化影响首推景教。景教在唐代又称“大秦景教”,起源于小亚细亚地区和叙利亚,是最早传入中国的基督教派别,让我们跟随历史物证一同目睹叙利亚与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往来。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


多年的战火与磨难并不能减损叙利亚历史文明的灿烂光芒,其丰富的文化遗产令人叹为观止。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对叙利亚的历史文化感到惊叹并沉迷探索,而叙利亚真正的魅力在于它走过的千百年中,不仅见证了历史的推进、王国的更迭、时代的变幻,还聚集了各时期不同文明的建筑师、雕塑家、诗人等传承下来的艺术精品与经典,让相隔几个世纪的历史文物得以在这里相遇。

叙利亚诗人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曾说:“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我瞥见幽深的黎明,我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叙’写传奇——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通过五个单元198件/套展品(叙利亚展品195件/套,境内展品3件)讲述了叙利亚“古老的昨天”——从史前时期、历史时期、古典时期直到伊斯兰时期的历程,希望展览能给大家带来启迪,有朝一日若能亲临大马士革、阿勒颇等历史古城,你将不再是走马观花,而能更深的感受到叙利亚历史文明的绚丽与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