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颜色历史博大精深,而论及颜色,必先有底色,后生缤纷万象。中国古典的底色诞生自周易八卦,以“五色观”为底色,分别为:黑、白、赤、黄、青,分别对应阴阳五行五方。五色在最初具有宗教和仪式意味,是帝舜制作用于上朝、祭天祭地的礼服所选用的颜色,《尚书·虞夏书·益稷》中记载:“予欲观古人之象...以五彩章施于五色,作服,汝明。”在中国两千年的漫长历史中,五原色构建了中国古代政治、宗教和艺术以素雅、敦厚、朴明的底色。


随着周易道学家对五行图的发展,中国古典颜色变得更为丰富。战国时期,阴阳家邹衍完善了五行相克理论,创立“五德始终说”,五原色依照五行图排列组合相克出新的五间色:绿、骝黄、紫、红、碧。有相克,就有相生。新莽时代,谋士刘新提出“五行相生间色”,分别为:綦、緅、縓、缃、灰。这就不只是五种颜色了,而是“九色”。“九”的古义为“多”,也有“万象”之意,“九色”既指裴松之在《魏略·西戎传》中提及的九种颜色,也指数量众多的纷然万象,如唐代诗人张籍云:“九色云中紫风车,寻仙来到洞仙家。”或元代诗人虞集:“出海云霞九色芒,金容荡漾水中央。”我们不禁想象:诗人所谓的“九色云霞”究竟是何种风光呢?

近期,我们注意到《时尚芭莎》的一组创意拍摄图,是一款现代电子产品与故宫古典色系的创意美学结合,颇具“九色云霞”风采。究其原因,原来,vivo S9选取了《中国传统色:故宫里的色彩美学》中提到九种传统色相通的低饱和、雅致的颜色,以渐变、叠嵌的美学构想将古人的“九色云霞”之景与现代技术相贴合,实现了“九色渐变”,其在不同角度和光线照耀下呈现出千变万化的绰约风姿。在拍摄手法上还以打光凸显其渐变组合,用艺术切割方式凸显“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来演绎传统文化色系的绮丽。这不是一个冰冷科技感的工业产品,而是一件既古色古香又具有现代感的可以赏玩的艺术品。


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


中国古典颜色深刻地影响了日韩地区的古典颜色审美,故统称东方古典颜色。东方古典颜色同西方现代颜色有着审美风格的区别:西方现代审美强调浓墨重彩的拼接和混搭,突出疯狂、迷茫的后现代情绪;东方古典颜色因时节和历史兴衰而强调色彩的细斟和渐变美,一个基本色有所谓“起承转合”四种间色,比如荔挺色是一种紫色,荔挺之下还分为:荔挺出之起色的“暮山紫”、荔挺出之起色“紫苑”、荔挺出之转色“优昙瑞”和荔挺出之合色“延维”,对比度分别由浅至深。东方颜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博大精深的审美体系,因此发掘、整理、重现其背后的文化、历史、政治内涵必将为当代美学设计带来新的灵感和可能性,因此《中国传统色——故宫里的色彩美学》是一场当代人重新审视感官世界的色彩复古革命。


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


该书展现了一副全新且全面的梳理故宫颜色的视野,其最大特色就是挖掘了每一种颜色背后的故事或丰富厚重的文献出处。这不仅是一次真正的深度阅读,更是对古人的丰富想象与审美生活的切身体会。比如上文提及的荔挺出之合色“延维”,形容的是霸主之神的肤色,语出自《山海经》:“有神焉,人瘦蛇身,长如辕,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在中国原始神话想象中,神有自己专属的颜色,这与西方的神是不可见的完全不同。


除了荔挺,vivo S9印象拾光还从这本书中精心挑选了另外八种颜色进行创拍合作:延维、窃蓝、朱柿、咸池、桃夭、青粲、退红、正青、小暑。这些幽致的名字主要以特定农作时令和自然生物为名字,而每种颜色所下属的“起承转合”之色都有众多古籍文献可考,大多以具体动植物或微妙时刻之天象来命名,所缘由的对象极为讲究。比如根据《周礼》和《诗经》记载,小暑之起色骍刚指的是牛生存的土壤颜色,也指牛的颜色;而小暑之承色赪霞对应的是二三月份春季烟雨稍蒙的日出烂漫,明代学者解缙《题杏林精舍图》咏“开花二三月,绕天红雨垂。勃如赪霞烂,郁若云离披。”;小暑之转色赪尾指的是鱼经常游动变红的尾巴,语出自《诗经》:“鲂鱼赪尾,王室如毁。”;朱柿则是指秋天成熟柿子成熟的颜色。

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vivo S9的幽致国色!


这些充满古典诗意的名字大多源于《诗经》和历代文学家的诗文,随着颜色种类的丰富,对万象体认走向深刻和阔广,颜色的边界也越来越模糊。随着古人审美世界的丰富,“红”、“黄”、“绿”的差别变得越来越小,这种略显和白描的方式很难把某种特殊的颜色全然归入其内。比如桃始华和处暑,桃始华似乎完全不属于“红色家族”而属于“桃色家族”,尤其桃始华的起色桃夭就是《诗经》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但桃始华的合色牙绯则看起来像是深红色。目光再转向处暑色,处暑乍一看是我们今天所谓的“粉色”,尤其处暑之承色就叫“樱花”,但处暑之合色木槿则更像今天所谓的“紫色”。至此我们可以理解古人对颜色命名如此繁复的原因:每一种颜色都因其独特性而不能被予以光学的严格归类,而每一种颜色都可以转化或自然地过渡为另一种颜色,这就是vivo S9手机采用渐变色以反映世间万象的原因。

世间万象的光芒都源于太阳的光照,日出日升日落蕴含了一切颜色的可能性,因此前人对太阳光色的命名格外丰富,除了上文提及的赪霞,还有特别妙的两个对应色,玄和纁。玄指太阳刚要出地平线,但尚未完全出的那一刻的黑中透红的色彩,它转瞬即逝,只持续一到两分钟。而纁指的是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折射出的一点点光芒,它红中透黄。古人认为这两种颜色表示了白日和开始和结束,帝王祭祀时穿在身上以表示对天地神灵的敬畏。雕琢时光、研磨色彩的vivo S9手机将莫奈印象派的手法与古人对日光的精微观察结合为新的时光美学。而值得注意的是,vivo S9不仅在外观颜色汲取古典审美,其中框与摄像头部分的搭配以中国传统“规”与“矩”为灵感。   

手机和传统审美?现代技术与传统审美必然对立吗?法国技术哲学大师伯纳德·斯蒂格勒在《技术与时间》中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认为,存在一种功能和象征之间的原初关系,这是物质与形式、风格与技术趋势的游戏,进一步说,传统审美和现代技术不可分割,当下的积累编码和过去存在的非当下之物不可分割。”中国古典颜色始终与万物生化、生命之可能性敞开紧密相连,共同构成一个迥异于西方等级观的天人合一的世界观:神性和宇宙法则不能缺乏色彩。vivo S9系列着眼于色彩的选取和再创造,这不止是对数千年人文精粹的传承、责任、引领与超越,更是一次对现代技术和古典情调的探索。vivo S系列诚心希望通过中国传统色彩的力量和声音,邀请更多年轻人与vivo S系列一同,寻找中国传统色彩在现代的美学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