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学材料的发展历史是人类为自己创造的世界染色的历史,先进的光学技术赋予人造物以灵魂和性格,从而以审美空间消弭自然和技术的对立。


近日,万众瞩目的、历时两年设计开发的vivo S10系列正式发布,该系列倾力打造绮光焕彩配色,是业内使用光致变色工艺的首次尝试。对颜色近乎偏执般热爱的vivo梦想设计团队为vivo S10蓝粉渐变色机身赋予最新“光致变色”的魔法,机身在经过阳光/紫外线的照射后三秒后,一晕温暖平静的“克莱因蓝色”将晕染机身的整个表面。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光致变色是材料学最新的科学成就,其基本科学原理是:某些化合物在一定的波长和强度的光作用下分子结构会发生变化,从而导致其对光的吸收峰值即颜色的相应改变,且改变一般是可逆地。通俗地说,光致变色材料会在紫外光或可见光的照射下产生变色,而当光线消失之后又会可逆地变到原来颜色。颜色的改变同时仿佛是事物时间生命状态的变化,亦是人作为审美主体的心灵流动。


贯穿vivo S系列手机的设计逻辑即是使手机逐渐摆脱无性格的工具地位,让手机更有可玩性,“让色彩和时间在机身上流动”。这一科学原理鼓舞创研开发人员为手机赋予更多温度,更多大自然般的神奇属性。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同时,光致变色材料拥有强大的环境适应性和效能性,可被完全用于手机机身制造和使用中。经科学研究实践证明,光致变色材料旧有响应快、高灵敏性质的特点;并且热稳定好:在-20℃~80℃温度范围内不会发生热构型转化;抗疲劳性好:经多次写-擦循环后,材料的性能不会衰退、老化。应用光致变色材料的基本物理属性和化学表现可满足手机在各种复杂环境中的使用,其突出优点耐用性可使机身永葆年轻不褪色。光致变色材料的普遍特点使得vivo S10系列决心突破长久以来CMF单纯的色彩变化,以能够流动的、能绽开自身与外界互动的姿态改写手机的美学表现空间。

但光变色材料发展并不成熟。其最初应用于太阳眼镜片,随着光电技术和光控装置的进一步发展,其应用领域进入一片广阔天地。光致变色材料同时拥有审美和实际功用:在审美环境中,以光致变色材料的涂料可以制成各种日用品、服装、玩具、装饰品、童车或涂布到内外墙上、公路标牌和建筑物等的各种标示、图案。


在实际功能环境,光变色材料可以应用于建筑玻璃上使日光不刺眼保护视力,还可溶入塑料薄膜中,用以调节温度提高大棚作物产量......虽然“光致变色”材料在其他行业已有应用,但对于手机行业来说,变色层涂厚、颜色变化样式、和附着玻璃的结合度、工作温度以及转换次数寿命都是技术难点。很难找到一种能够满足在手机寿命结束前仍能保持多次变化活性、在日常温度下保持变色性能稳定一致,并且还能契合vivo S系列选色理念的材料。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在对理想材料的漫长求索之路中,一种神奇的变色有机物进入了研究团队的视野——一种新型光分子开关。此前,这一材料广泛应用于超分辨率的显微镜光储存器件、生物靶向剂等高新领域,是多项尖端技术的器件材料之一。这种新型光分子开关在户外紫外线照射可迅速触发变色材料变色,紫外线越强,显色越快。与无机变色材料相比,这种新型有机变色材料更容易进行分子设计,颜色变化种类多,变色响应速度快、稳定性高且使用寿命更长。经过近一年实践、在对变色的相关材料和技术的厂家进行筛选后,工艺部门最终选择了行业中最顶尖的厂家,携手攻克“将该新型变色材料首次引入手机行业”难题。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在新型有机变色材料提供的众多色彩表现当中,vivo最终选择了“克莱因蓝”,与S10原本冰蓝加粉橙的淡彩系多角度幻变叠加,来表现日落至日暮的短暂时刻,这一天空到地平线的颜色从粉红交加到深蓝的曙暮光变幻过程让人终生难忘,也是风光摄影师最为钟情的“蓝调时间”。在S10后壳之上,变色材料从透明状态变成深蓝色,将原本的机身颜色变为深邃的克莱因蓝,如同在落日时分将白天的回忆收入平静夏夜,在手机后盖上为使用者带来一段与光的奇妙际遇。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克莱因蓝”是画家尤浮斯·克莱因独创的一种蓝色。克莱因的第一幅深蓝色画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末期,但他对最终结果并不满意。为了找到他理想中的深蓝色,他开始与艺术品商人和化学品制造商合作,自己在作坊里执著地调试颜色,终于在十一年后发现了今天所称的克莱因蓝。


应用变色材料之初,vivo设计师就遭遇了与克莱因相同的问题,受到现实工艺技术的制约,vivo工程师的选择只有在数百种材料中不断尝试,在作为溶质的变色材料和作为溶剂的载体当中,尝试数百种的排列组合方案。“每次相遇都会引发独特的反应,因此没有两种体验是相同的。”最终呈现的S10“绮光幻彩”变色前以冰蓝色为基调,又在表面赋之以淡淡一层粉橙色,光彩丰富而灵动,在不同角度能看到不同的轻盈灵动的渐变色彩;而变色后的克莱因蓝,干净纯粹、名净空旷。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这世上有各种各样的蓝,毕加索的蓝是孤独和忧郁,蒙德里安的蓝是几何和空间,莫奈的蓝是静谧和岁月静好,而克莱因蓝是纯粹和明净,是绝对的蓝色,是一切蓝色幻象语言表达的尽头。在当代,克莱因蓝因其迷人、暧昧、充满宗教式神秘的审美暗示迅速风靡于高端时尚界,众多奢侈品设计师拜倒在克莱因蓝的石榴裙下:从Christian Dior 2007年的秋冬系列到Givenchy 2007年早春系列,从时尚老顽童Jean Paul Gaultier对克莱因蓝的痴迷到当今奢侈品界呼风唤雨的巨星Virgil Abloh对克莱因蓝的大胆运用。克莱因蓝已然成为奢侈、高贵、“遗世独立”的象征。这些设计的克莱因蓝是直接显现的,并不是隐藏而后显现的,因此vivo对克莱因蓝的感受和思考更温柔。

克莱因蓝并非自然本有的颜色,而是人类艺术创造的产物。但它却如《百年孤独》中蕾梅黛丝般的一尘不染和遗世独立,仿佛是自然甚至神灵隐藏在各种元素中等待人类发现的具有神性的礼物,正如美国潮流时尚顶流艺术家kanye west在自己的歌颂神的专辑封面和福音衣服中对克莱因蓝的偏爱。与克莱因蓝的相遇,是vivo色彩艺术团队一次心灵震撼的偶然,也是冥冥之中被时间簇拥着、牵引着的必然。正如每个初见蕾梅黛丝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长久失去思考能力,相信每个初见vivo 手机显现出的克莱因蓝的人都会陶醉于其夺目、静谧、温柔而鲜活的氛围中,忘记时间的流逝。


在克莱因蓝的消失与出现中,vivo的光致变色技术将时间抓住,又放开,一次次激活我们的日常,又一次次沉淀我们的感思。这既是哲学现象学存在论的此在在时间中的退回和追忆,更是我们在生活时间中的两种痕迹,冰蓝色和粉橙色为常态的优雅,而在光芒照射下后显现为克莱因蓝般的独立和纯粹。 


时光与色彩的温暖互动:与vivo S10的克莱因蓝世界邂逅


一切存在似乎都困于时间的流动之中,而满怀回忆情怀的我们却又时常渴望时间能“慢一点”、能为当下的追溯停留片刻。在晨曦与晚霞中,我们目睹光影流变,花红叶黄。但在克莱因蓝的世界中,时间仿佛沉浸其中开始梳洗自己的头发,同时,光致变色的技术魔法又将时间重新打开。


vivo的色彩工程团队捕捉到了这份隐秘的动与静的辩证、光与影的幽会,vivo S10就是对稍纵即逝的回忆和光影的温性纪念,是镶嵌在我们匆忙日常生活中的一颗有生命的宝石。在vivo S10的光影游戏中,一再重现记忆是新的时间织布,手中的“蓝调时光”已是生命协奏曲中独立且充满希望的叙事歌谣。


这一切都是vivo充满温度和温柔的美学思考,正如vivo设计师所言:
“如同回忆里抓不住的那个夏天,也如同下一秒抓不住的光。色彩和光影难以捕捉的曼妙在光致变色的后壳上变得有迹可循。时光易逝,拾光成趣,这大概是和色彩最浪漫的一种互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