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详细介绍波士顿的“翡翠项圈”和波士顿都会的开放空间系统,以及刚刚完成新英格兰地区的绿色通道规划,旨在介绍一些国外先进的景观规划思想如公园道、开放空间、绿色通道等,同时让大家认识到规划是一个长期坚持不懈的过程。
关键字:景观规划;公园道;开放空间;绿色通道

Abstract: This paper expatiated a masterpiece of Landscape Planning-from Boston's Emerald Necklace to Boston's Metropolitan Park System, to Greenway Planning for New England, aiming to introduce some advanced ideas abroad such as parkway、open space、greenway, and make people realize the long period of planning.

景观规划(Landscape Planning)作为景观设计学(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子学科,在经历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之后,各种理论和方法正逐步走向成熟。景观规划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延续的时间很长,有时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本文介绍的规划案例,就从19世纪的公园系统(park system)运动一直延续到今天。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其支撑的基础理论不断发展演化,即由早期的公园道、公园系统开始,然后是开放空间系统和绿色通道。该规划基本上反映了景观结构空间规划的思想发展历程,并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因而受到景观规划设计学界和城市规划学界的广泛关注。本文详细介绍该规划的发展历程,并简要地比较了一下这些思想。

 一.奥姆斯特德和“翡翠项圈(Emerald Necklace)”

  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1822-1903)被誉为“美国景观设计学之父”。他首先倡导了景观设计(Landscape Architecture),并在少数几个优秀的同事和学生的帮助下,完成许多伟大的作品。波士顿的“翡翠项圈(1880)”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对国家公园运动乃至整个职业的发展都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影响。

  在着手“翡翠项圈”之前,奥姆斯特德和他的搭档Calvert Vaux合作设计了波士顿的几个重要的公园,如将Back Bay的沼泽地改建为一个城市公园、富兰克林的希望公园(Prospect Park, 1866)等。在这两个公园设计的基础上,奥姆斯特德开始构思一个宏伟的计划,即用一些连续不断的绿色空间-公园道(parkway)将其设计的两个公园和其它几个公园,以及Mudd河(该河最终汇入Charles河)连接起来,这就是后来被称为“翡翠项圈”的规划。

 

“翡翠项圈”所体现的公园道的规划思想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奥姆斯特德的作品中,但在这个作品中表现得最为充分。当时美国大多数城市的急剧膨胀带来许多问题,比如城市空间结构不合理、环境恶化、城市交通混乱等(John M. Levy,1994)。伟大的人本主义者杰弗逊竭力宣传他的民主思想, 奥姆斯特德则将公园设计的相关理论推广到平民的生活范畴,用公园的思想来表达城市平民的愿望。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奥姆斯特德就开始尝试用公园道或其它线形方式来连接城市公园,或者将公园延伸到附近的社区中,从而增加附近居民进入公园的机会。比如在芝加哥的河滨庄园规划(River Side)中,奥姆斯特德将河流及其两侧的土地规划为公园,并用步行道将其和各个组团中心的绿地连接起来。在波士顿的“翡翠项圈”中,奥姆斯特德采用的方法基本上相类似,并把这种思想总结成一个全新的概念-公园道。值得一提的是大约稍晚的时候在英国也相继独立出现了一些相关的概念,如Ebenezer Howard的田园都市(Garden City)、绿带(Greenbelt)等思想。在Howard的田园都市这个理想计划中,420英尺宽的林荫大道环绕着中心城市(Howard, 1902)。

  奥姆斯特德所说的公园道,主要是指两侧树木郁郁葱葱的线性通道。这些通道连接着各个公园和周边的社区,宽度也不大,仅能够容纳马车道和步行道。用奥姆斯特德的话说:“在公路上,行车的舒适与方便已经变得比快捷更为重要。并且由于城镇道路系统中常见的直线道路以及由此产生的规整平面会使人们在行车时目不斜视,产生向前挤压的紧迫感。我们在设计道路的时候,应该普遍采取优美的曲线、宽敞的空间、避免出现尖锐的街角这种理念,它暗示着景观是适于人们游憩、思考,且令人们愉快而宁静的环境(转引自Geoffrey and Susan Jellicoe, 1995)。”奥姆斯特德和Vaux在晚期的作品中大量使用这种表现方式,包括Buffalo的公园道和芝加哥的开放空间系统等。这些公园道首先强调的是那个时代最迫切的社会的和美学的问题 (John M. Levy,1994)。应该注意的是:由于奥姆斯特德生活的时代汽车还未大量使用,他所强调的交通方式是马车和步行;1920年以后的公园道建设虽然继承了奥姆斯特德的思想,但主要强调汽车以及道路两旁的景观所带来的行车愉悦感。

  在“翡翠项圈”计划的实施工程中,奥姆斯特德也非常强调城市防洪和城市水系质量等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主要通过修建下水管道、水闸等工程措施。奥姆斯特德在无意识中开创了多目标规划的先例,尽管这些手段和现代的工程手段类似,而不象我们今天所说的生态方法(Smith, Daniel S. and Hellmund, Paul C., 1993)。

二、波士顿都会开放空间系统(Metropolitan Park System)

  随着年龄的增大,奥姆斯特德逐渐淡出设计舞台,他的学生艾略特(Charles Eliot,1859-1897)将他的思想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并运用到波士顿大都会。1897年艾略特去世以后,这一伟大的工程由艾略特的侄子Eliot II接任,并最终在20世纪早期形成波士顿大都会的开放空间系统。

  艾略特生于剑桥,1882年从哈佛大学毕业,其父曾是哈佛大学的主席。1983年艾略特成为奥姆斯特德的学徒,并参与了奥姆斯特德在波士顿的主要项目,如希望公园等。1885年,艾略特在奥姆斯特德的建议下到欧洲参观旅行,1886年回到波士顿,并成立自己的事务所。1893年他加入奥姆斯特德事务所并成为主要负责人,该所也更名为奥姆斯特德、奥姆斯特德、艾略特景观设计事务所(Olmsted,Olmsted and Eliot)。1893年该事务所承担了规划设计波士顿都会开放空间系统的任务。

  艾略特最杰出的贡献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自然景观的保护。在1890年他发表“Waverly Oaks”一文中,艾略特竭力呼吁对麻省Belmont山的一片栎树林进行保护,并制定了一些保护麻省优美景色的策略。1896年艾略特完成了名为“保护植被和森林景色(Vegetation and Forest Scenery for Reservation)”的研究。在该研究中,他发展了一整套方法,即著名的“先调查后规划”理论,该理论将整个景观设计学从经验导向系统和科学。该方法一直影响到20世纪60年代以后的路易士和McHarg的生态规划,有学者甚至指出McHarg的“千层饼模式”就是的艾略特 “先调查后规划”模式的翻版(Steiner, F. Young, G. and Zube, E., 1987)。这是艾略特对景观设计学的又一大贡献。

  艾略特的这些思想都集中体现在波士顿地区开放空间系统的规划中。3条主要的河流(包括Charles河)和六个大的城市郊区的开放空间被连接到一起。该规划还呼吁将Revere海滩的用地由私人用途改为公共用途,保护波士顿湾的岛屿,在人口密集的地区建设大量的小广场、运动场和公园等。该规划为波士顿地区增加了250平方英里的开放空间。今天,艾略特被作为“波士顿开放空间系统之父”而为人们所怀念(William H. Tishler,1989)。

  正当处于事业顶峰的时候,艾略特忽然故去。艾略特的侄子Eliot II接替艾略特的任务,并将起开放空间的概念运用到整个波士顿大都会上。这一任务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图二是1902年波士顿地区开放空间系统规划图。图三是1928年Eliot II完成的波士顿大都会开放空间规划(open space plan for the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in 1928)。这两次规划为后来的开放空间和保护区规划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框架和样板,50年代以后这种模式还经常被采用。同时,该规划的实施也为波士顿留下宝贵的遗产.

 
             

三、新英格兰地区的绿色通道规划(Greenway Planning)

  该规划由著名景观规划师Julius Fabos领导,在University of Masschusetts和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的一些教员和学生,以及新英格兰地区六个州的一些政府官员和景观设计师的共同合作下完成。这项计划旨在保护环境和开放空间的同时,大力发展该地区的旅游业,即:使绿色通道和绿色空间能够像公路一样容易接近;增加旅游业收入至少一倍而不损害环境和公众利益;将旅游收入的一部分用来维护和改进环境质量。该项规划有五步来完成(图4、图5),即:
  1.全面清查每个州已存在的绿色通道。调查表明:该地区已经在规划前已经有19,011英里的绿色通道、步行道和超过7,500,000英亩的绿色空间。
  2.研究当前每个州和全地区的规划。
  3.考察现存网络的之间的缺口,寻求相应的联络方案。
  4.制定各分项规划。
  5.形成每个州和全地区的绿色通道规划。

  规划结果体现在如下3个方面(图5、6):

             

          

           



  1.再增加12,700英里的步行道,从而将新英格兰地区所有的开放空间都连接起来。Julius Fabos将绿色通道分成3类,即:娱乐类绿色通道(Recreational Greenways,沿着自然的河流或者被废弃的铁路等)、生态类绿色通道(Ecological Greenways,通常沿着河流山脊,供野生生物迁徙或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历史类绿色通道(Cultural and Historic Greenways,具有一定历史遗迹和文化价值、具有教育、美学、娱乐和经济利益的场所和步行道。其边缘也可提供较高质量的居住环境。)。


表一、规划数据统计表

             

 生态类

娱乐类

历史和文化类

 面积总计

 占全地区面积的
百分比

 已存在的绿色通道
(平方公里)

 25047.4

 5595

 4

 30646.4

 18

 其他规划师规划的绿色通道
(平方公里)

 11487.5

 14.2

 

 14501.7

 8

 Julius Fabos规划的绿色通道
(平方公里)

 33021.5

   

 33021.5

 19

 面积总计(平方公里)

 72556.2

 5609.2

 4

 78169.6

 45

 长度总计(公里)

 1046

 53363.4

 4237.2

   

 


  2.将保护的土地面积再增加8,000,000英亩(相当于新英格兰地区大约20%的土地),从而保证该地区环境的视觉质量。这项工作主要是通过保护环境最脆弱的地区,如水陆交接地带来实现的。
  3.采取“行动规划(Action Planning)”来增加绿色通道的立法。
(规划方法和成果参看图5和图6)
 


  以上简要总结了该规划的主要思想,现将3个阶段的主要内容总结如下(表二):

 

 概念

 尺度

 功能

 方法

 奥姆斯特德

 公园道(Parkway)

 城市

 休闲

 经验

 艾略特和Eliot Ⅱ

 开放空间系统(Open Space System)

 大都会

 休闲、保护优美的自然景观

 先调查后规划

 Julius Fabos

 绿色通道(Greenway)

 区域

 生态功能、休闲、审美和教育

 先调查后规划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不论是北美、还是欧洲,绿色通道规划的思想将是以后一段时间内景观规划的主要理论和基础。而我国目前的研究才刚刚开始,在各个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正如此,我们可以略过西方国家曾经走过的一些过程,直接跨入绿色通道规划的领域,一些新兴的技术如GIS等都可以广泛地运用于规划中。我想经历几代规划师们的努力,我国的景观规划事业也会非常繁荣。

参考文献
[1] http://www.umass.edu/greenway
[1] Fabos, Julius. 2000."Kitting New England Togethe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0(2):51-55.
[2] Howard, Ebernezer. 1902. Garden Cites of Tomorrow. London.
[3] Levy, John M..1994. Contemporary Urban Planning. 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
[4] Lewis, Phil. 1964. "Quality Corridors in Wiscons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Quarterly, January, pp. 101-108.
[5] Little, Charles E..1990. Greenways for America, Th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McHarg, I. 1969. Design With Nature. John Wiley & Sons, Inc.
[6] Philip Pregill and Nancy Volkman. 1992. Landscape History: Design and Planning in the Western Tradition. Van Nostrand Reinhold, New York.
[7] Smith, Daniel S. and Hellmund, Paul C., 1993. Ecology of Greenway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Minneapolis.
[8] Steiner, F. Young, G. and Zube, E., 1987. Ecological planning: retrospect and prospect. Landscape Journal, 2:31-39.
[9] Susan Jellicoe. 1995. The Landscape of Man. Thames and Hudson LTD, London. William H. Tishler. 1989.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ashington.

该文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可持续城市水系绿色通道设计的景观生态学途径”(39870147)资助。

作者简介
刘东云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系景观规划设计中心硕士研究生
周 波 北京市园林局规划处

 已同步至 admin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