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伦敦奥运会将于明年7月27日拉开帷幕。伦敦奥运会建设工地,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人们正如火如荼地忙碌着。主会场“伦敦碗”已初见雏形,乍一看,与北京奥运会的“鸟巢”有些相似;而由著名女设计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游泳馆已全部完工,造型像一片“带着翅膀的海浪”。“我们的目标是办一场极简环保的奥运会。”伦敦奥运会场总设计师杰罗姆·弗罗斯特:“伦敦奥运结束后,被拆除可循环利用的座椅,比前三届夏季奥运会加起来的还要多。”

        9月14日,来到伦敦东部的伊利莎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首先吸引眼球的,不是2012奥运主场馆“伦敦碗”,而是一栋造型扭曲夸张、泛着耀眼红色的钢铁建筑。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纷纷猜测,有人说这个建筑与点燃火炬有关,有人说扭曲的形状暗喻奥运五环,更多人认为这是信号发射中心。

        当天的参观导览、伦敦奥运会场总设计师杰罗姆·弗罗斯特(JeromeFrost)告诉我们:这个跟“伦敦碗”比邻但抢去不少风头的建筑,叫做安赛乐米塔尔轨道塔(ArcelorMittalOrbit),由英国大牌艺术家安尼什·卡普尔设计。跟巴黎埃菲尔铁塔相比,它只有前者的三分之一高,简直就是“侏儒”,但设计公司却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高度,而是极具挑战性的结构。”“无论你喜欢或是讨厌它,你都会平心静气地将它从头到脚仔细打量。”

     “伦敦碗”被誉为伦敦奥运“跳动的心脏”,目前正在做屋顶收尾工作。伊利莎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有一处对记者开放的建筑物顶层,可以一览“伦敦碗”的全貌。伦敦碗的外观全部为白色,外形下窄上宽,酷似一个汤碗。“伦敦碗”一共有5个环状结构组成,据弗罗斯特介绍,伦敦碗下沉式的碗形设计,可以让观众更近距离地观看运动员的动作。同样因为下窄上宽的设计,导致由绳索支撑的伦敦碗屋顶只有28米的半径,只能遮盖场馆三分之二的观众。考虑到奥运会比赛时间处于伦敦比较干燥的两个星期,赛事主席冒险决定放弃使用全顶房屋。通过6个月的研究,他们终于确定,使用三分之二屋顶也不会产生强烈的侧风而影响比赛成绩,最终定下这一方案。

        离开“伦敦碗”不远的地方,是已经竣工的游泳馆,由英国知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它的造型主体是一大片曲线优美的海浪,两旁连接“海浪”的是两栋白色矩形建筑,远看就像一本翻开的书,也像海浪张开的“翅膀”。相比“伦敦碗”,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更愿意在“海浪”附近停留观赏更多时间。

        在“伦敦碗”和“海浪”的北边,还有一处建筑群,手球场、篮球场和自行车场均已竣工。规矩方正的手球场、篮球场,一黑一白,相映成趣。比较吸引眼球的是全部用木头做的自行车馆,连里面的自行车道都是用木头做的。

        奥运结束后,这里所有的建筑,都会如“变形金刚”一样,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集体变身:“海浪”的白色翅膀将被拆除,1.7万个座位仅留下2500个,成为对公共开放的游泳池;“伦敦碗”则拆除左右地面上5.5万个座位,仅留下田径场和底层的2.5万个座位,奥运结束后“出售”给一家英超球队作为主赛场。

        其他的奥运场馆也秉承了这种原则。在伦敦2012奥林匹克公园内,共有9处场馆建设,分成永久性建设和临时性建设。而在永久性建设的建筑物中,又被分为临时性设施和永久性设施,这为施工增添了不少难度。


        拥有1.2万个座位的2012伦敦奥运会自行车馆奥运倾斜赛车馆(Velodrome),其中6000个座位为临时座位。在奥运会后,这里的赛道将进行适当改建,以便同山地车道及其他自行车运动道结合,建成一个面向社会的“自行车运动园”。


        手球并不是英国人热衷的体育项目,奥运结束后,手球馆将改头换面,成为当地的健身中心。

外表为纯白色的奥运篮球馆将为预赛和四分之一决赛提供1.2万个座位,在奥运会后则将被彻底拆除并可能在他处重建。弗罗斯特告诉记者,伦敦有不少公司提供运动场馆和设施租赁工作,这个篮球馆或许会出现在别的国家的运动会上。

        2006年亚洲运动会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由于当地没有自行车场馆,主办方就向伦敦一家公司“租借”一个自行车馆,航运到多哈,花费1200万美元。相比之下,“租借场馆”既省钱又环保。

       英国首相卡梅伦则寄望“2012年之后,奥运会能留下一份厚重的遗产”:不仅复兴伦敦东区,而且推动英国经济走向繁荣,鼓励新一代人积极行动起来,参加体育活动。

       记者在英国的三天采访中,“遗产”(Legacy)是听到最多的单词。“如果奥运场馆几乎不复存在。会不会觉得奥运遗产,少了点什么?”记者问“伦敦碗”主设计师本·维克里(BenVickery)。

    “真正的奥运遗产留在人们的记忆里。”维克里回答,“举个例子,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过去这么久,还有人记得当时的游泳馆是什么样子?没人记得。但很多人印象很深刻的是,美国《时代》杂志刊登的一张跳水女王伏明霞凌空跃起的封面照,以及她的那段跳水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