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近年来,图书市场上的图书产品可谓琳琅满目,令人应接不暇。为了吸引读者的目光,书籍设计者们纷纷着力于对书籍封面的设计。而现代商品经济社会快速地发展,人们的审美需求也随之发生改变,人们越来越喜爱质朴自然的事物,这种改变逐渐演变为一种设计的潮流。只有符合时代需求的设计才最具应用价值。《遗落的芥子》的封面设计在材质的选择上主要采用了天然的木材材质,通过对木料材质的质朴感在五感上进行重新构建和组合不但提炼和升华了质朴美本身,也在某种程度上升华了人的精神世界,从而使人们的心理诉求得到极大的满足,形成了一种对读者的强大的吸引力。


1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材质的特性

  

材质是产品美的物质承担者,不同的材质所具有的物理属性是不同的,其中木质材料以其自身的优良属性而广受设计师的青睐。它带给人的知觉感受则更是不同的。设计者需要对木材材质的特性进行熟悉地的了解和掌握,在这基础之上,才能有效地对其他的知觉信息进行组合,才能更好地传递作品的内容信息,从而达到设计目的。

 

1.1 不同材质的特性

 

美感是通过人对材质属性的感知获得的,材质的色泽、软硬、肌理,以及质地的松软,涩滑等,这些不同特性才造就了不同的美感体验。例如,玻璃材质的通透与跳跃的亮光能带给人一种惬意轻松的美感体验;金属材质的冷硬坚实则能带给人一种现代材质特有的冷峻之美;而木料材质以其自内在显现的纹理以及拙朴的气息给人一种自然的亲切与柔情。较之于玻璃金材质为代表的现代人工材质的精致华丽,以木料材质为代表的天然材质则总能以其原始的质朴之美温暖人心。

 

1.2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材质的特性

 

质朴美的获得离不开读者对材质特性的感知。日本著名设计大师原研哉在其书中提出“信息建筑的思维方式”,指出“感觉或形象的组合是设计者在信息接受者的大脑中进行的一种信息再构筑活动”,并且指出,在这一再构筑过程中“五感”起着重要的作用。在书籍的最初挑选过程中,读者通过视、听、触、味、嗅五种感官将封面材质的特性以及这些特性的组合形成的感觉再现于人脑中,最终形成包含一定审美倾向的封面形象。《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所具有的质朴美正是通过在这种感知的基础上深入挖掘材质特性而获得的。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主要为木料材质,并辅之以石料和布料。三种材质的运用和谐统一,虽然有着不同的特性却共同诠释了质朴美的共性因素。首先,木料材质选用的是江南处处可见的香樟木。游走于视觉深处的木材细纹夹带着香气,不仅唤起人们对自然的向往,也仿佛记载了无数被历史遗忘的故事,从某种层次上讲,这种材质的运用便已经体现了书籍形式与内容的统一;其次,通过将石料材质运用于木材材质之上则又给这种质朴美写入了一个重音符;再者,作为辅料的布料较之于另外两种材质不但最为轻柔,而且本身也是民间生活物品。它不但极具触感,而且散发着浓烈的乡村质朴气息。最终,木料与石料特性散发出来的原始质朴与布料材质散发出来的乡野质朴交织在一起。这一再构筑的质朴便融合为一种极富层次的美感体验。

 

 

2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理论意义

 

 

好的设计应该是技艺俱佳的设计。从艺术学方面上说,它必须具备良好的审美价值。从工艺技术方面说,它又必须具备恰到好处的工艺造型,并符合科学合理的人体工程学原理。而封面设计中材质的质朴美也是通过艺术和技术的两方面的处理方式获得的。

 

2.1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艺术审美意义

 

艺术的审美标准总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停地变化着。当下时代人们开始倾心于具有材质质朴美的事物,这正是源自人们的审美需求的改变。而能够很好地满足这种新时期的审美需求,这正是此种封面设计的审美创造意义所在。并且,一件好的设计,其本身必须是美的。极具质朴美的设计作品能够给现代人以精神上的愉悦和放松,与此同时,在精神上达到教化人,洗涤人的艺术和审美教育意义。从艺术的审美高度认识材质的质朴美,这对书籍封面设计将是有益的。《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中所运用的木、石和布料材质自然而朴实,能给久居繁忙都市的现代人的心理起到极大的镇静的作用。而且,在木材上稍施木艺,在石料上稍施印章艺术,这些艺术手法给封面的质朴美更增添了几分人文情调。

……眼前的经验从来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从一个人毕生所获取的无数经验中发展出来的最新经验。”正如吕敬人在《赵氏孤儿》一书中的设计,函套运用了纯东方式的布面贴签形式以及篆刻,封面融合中国的木版印刷和西方的铅字技术,将两种不同的文化审美经验糅合在一起,最终促成了一种新的审美体验,并传达了中法文化交流互通的美好愿景。没有对两种的文化的审美经验是无法体验这种全新的美的。《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质朴美的表达也正是融入了人们对江南古镇中木石雕刻与织布工艺的审美经验,实现了美的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也带给读者带去了几分亲切感。

 

2.2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工艺技术意义

 

《考工记》中提出了“材美工巧”的设计思想。李砚祖教授也在其著作中指出“一定物质本质的美,经过工艺加工处理后,使其更为增色升华,这是工艺加工处理的高明之处。如果不恰当地过分雕琢修饰,所谓“画蛇添足”,就会破坏和削弱质的本质美。”先哲重视“中和为美”,讲究在创造美的过程中对“度”的把握。封面设计中不但要重视工艺技术的运用,更要重视在运用过程中把握分寸。《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质朴表现并非不加任何人为修饰,而恰恰运用了一定的木雕石刻工艺去表现,工艺的运用更加提升了原有材质的质朴美。通过将特定的材料工艺运用于材质之上,反而能够达到设计者想要的效果。尤其在木材材质的书籍封面设计中,将木雕工艺恰到好处地运用于书籍封面设计中可以使木材本身所具有的质朴美得到提炼和升华。

 

 

3 《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的内涵

 

 

在社会鉴赏力不断提升的今天,产品的美学观不仅仅局限于大工业时代的整齐划一的工业美学,能够体现材质自然真实的本质就是材质的本质美,这种材质的本质感美学不断的得到世人的认可。而对于材质的有效利用,在整个造物史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几乎每一次社会的变革都伴随着材质应用的变革。但这并不意味着某一种材质只属于某一个时代。材质的选择永远跟随着时代所要表达的内容以及人们的审美需求而确立。具有质朴美的作品正是在时代人们的审美趋于疲劳,精神生活日益枯乏的时代背景下呼之欲出的。质朴美是其本质内涵,对这种本质美的表达也不应该仅仅拘泥于木料为主的材料范畴。在《马克思手稿影真》一书的封面材料选择中,作者选用了牛皮,而在另一本书《范曾谈艺录》中,作者又使用了手揉纸。这两本书选用了截然不同的材质,体现的美感却都是一种简约质朴之美。任何材料都具有无限发掘的潜力。这便是《遗落的芥子》封面设计中富有质朴美的材质选用对于当下设计的独特阐释。正如原研哉在其著作《设计中的设计》中提到:“创造力的获得,并不是一定要站在时代的前端。如果能把眼光放得足够长远,在我们身后,或许也一样隐藏着创造的源泉。”只要人们需要,这类富有材质质朴美书籍封面设计与创造还将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