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土人景观的都江堰广场设计,运用当地深厚的创作素材,以水和乡土景观作为设计语言,讲述了一段古老的历史。Mary Padua 教授对这个以2000多年灌溉历史为背景而设计的水文化广场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评介,尤其回顾和分析了该项目对当代景观设计学中水元素的运用,以及它在场所营造和城市再生方面的意义。认为该广场创作出了一个用当代景观语言讲述都江古堰、地域历史、当地百姓和民间传说的现代人文景观。
关键词:都江堰;乡土景观;历史;水文化广场

Abstract:Dujiangyan Square which was designed by Turenscape tells an ancient story by creating a narrative landscape and water element, inspired by the vernacular landscape. Prof. Mary Padua evaluated thoroughly the design of the square with a background of 2000 years history, especially reviewed and analyzed the use of water as a design element in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a discussion of the project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place-making and urban regeneration. This square is the place to tell a story—create a contemporary narrative landscape that portrays the history of the nearby Dujiangyan Irrigation Works, the region, its people, and folklore.
Key words:Dujiangyan; native landscape; history; water culture square



  1 文化/历史背景

  都江堰,位于四川省会成都西北60km处,在古代中国意为“首府河大坝”,它是公元前3世纪中叶(战国初期),在欧亚大陆东半部建造的一个巨大的、经过仔细规划的公共工程①。

 

  2000多年来,都江堰仍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个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世界文明的贡献已被公认,并于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一成就已经成为了当地人民每年值得庆祝的节日性事件[1]。都江古堰以及有关她的民间传说、神话和风俗习惯为 “都江堰广场”,提供了深厚的创作素材和灵感。如今,这一广场已成为都江堰市新的城市公共开放空间和标志性景观。

 

  从设计说明中,可以清晰地知道都江堰广场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当地的都江古堰。而且,土人景观也没有忘记借助当地的农业遗产为其作品中的水系、雕塑设计产生相应的灵感。参考“竹笼”在都江古堰中的使用,土人景观在其作品中甚至创造了新的设计语言。这座城市本身具有的社会和文化肌理在土人的设计作品中得到了深刻体现。这些借鉴于不同层面的元素在整体作品中的有机使用,使其成为独特的富于内涵的设计景观.

2 评论分析

  都江堰广场取代旧有的脏乱之地,成为都江堰市新的标志性景观,她占地11hm2,当地政府部门的目的是使其成为城市再生计划的一部分,其他要求可以概括为:
  ·城市中心地带景观的提升;
  ·供当地居民使用的公共空间;
  ·与世界文化遗产都江古堰建立有机联系;
  ·成为旅游景点。

 

  土人景观的设计方案在1999年的国际设计竞赛中脱颖而出。他们的设计方法源于他们的设计哲学,通过地域、场所以及众多相关联系中寻找设计线索。特别是土人景观从其掌握的素材中发现并捕捉到了这块土地的本质并因此讲述了一个故事——创作出了一个用当代景观语言讲述都江古堰、地域历史、当地百姓和民间传说的现代人文景观。

 

  空间上,场地本身受到以下诸多因素的制约:
  ·主要的车流道路交叉分割地块,
  ·穿越场地的水渠的位置和形态是不准改动的,
  ·现有水渠将场地分割得支离破碎。

 

  把这些制约因素视做设计的机遇,着重探索如何通过设计使场地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产生新的场所个性——“场所性”。在这个设计中,场地被定性为公众开放空间,这是当地政府的要求。

 

  通过建造下穿式通道,解决了被城市主干路分割的南北场地的连通问题。利用邻近水渠的竖向高差,设计了水系通道;为增强亲水性,在广场中引入了溪流;为弱化广场被水渠强行分割的视觉效果,在设计策略上采用新象征语言,通过雕塑和水平元素的设计,建立广场的整体性。

 

  在“中心”或“视觉焦点”处设计了规则的几何式景观。设计作品的中心是一座30m高的石雕水塔,其意义是唤起当地民间传说和神话中对岷江水神的记忆,并因此形成视觉地标。同时,借用几何型广场的设计,让人回忆起“竹笼”和毛石在都江古堰中的应用。一条竖向轴线,从中心雕塑一直延伸到广场的南边界, 它由30m的主雕、3个较短的塔和一条线性石廊(导水渡槽)组成。引入了一条蜿蜒的小溪,缠绕在艺术化的导水渡槽的脚下,参观者可以与水亲近互动。

 

  从这个设计作品的物质属性来看,土人景观为当地创造出了一个新的景观形态。在这个巨大尺度的公众开放广场中,通过各种不同的“户外房屋”和亚空间,形成5个各有特色的区域。空间的多样性和作为场地边界的江水的波涛声,是这个广场所能给人的整体印象。贯穿整个场地的水的设计,是该作品中最突出的元素,也是广场最与众不同之处。这个设计作品让人回想起Lawrence Halprin(劳伦斯.哈尔普林) (1916~ ),20世纪加里弗尼亚的景观设计师,他在许多美国西部的设计作品里都有对水的使用,比如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高速路公园、俄勒冈洲波特兰市的Lovejoy喷泉以及加利弗尼亚州三番市的Levi Strauss 广场等等②。

 

  2.1 5个区域

  (1)序曲/仟陌
  作为从市内进入广场的南门户和主要入口之一,“序曲”或称为进入广场的南入口部分,为这个新的广场中随后经历的一系列步行空间和场景的展开设定了一个舞台。就像音乐中的音阶一样,这个公共入口空间起到了引导整体设计中其他空间的作用。这是一个安静的前院,由一些方块状的、令人心旷神怡的绿地构成,从某些角度看过去,这块几何化的方格网绿地使人产生比实际拥有更大绿地面积的印象,甚至可以联想到附近的农田。在你的视觉画面中,恒定不变的是场地中心高耸的石塔主雕。在这个令人激动不已的作品中,这个序曲空间尺度不算大,但它却起到了作为水景区的起点和指向作用。

 

  (2)楠木园
  楠木园内楠木树整齐排列的种植方式,使人联想到附近农田中整齐排列的果树。这个地块的特性也会使人想到它所在地域的农业传统。在楠木园中有多种观看河水的角度。沿着楠木园的一侧放眼望去,视觉焦点处的雕塑凸显于场地的中心。楠木园的“边界”是由导水渡槽的石质漏墙定义的, 漏墙从南边的地平,斜向向北延伸,终结于30m高的石制水塔。

 

  漏墙是步行者在不同地块间穿行的“屏风”,也是不同空间之间的过渡。漏墙这种形式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都江堰大坝的竹笼(图5)。楠木园靠近城市一侧则是城市的肌理,北部边缘的一侧就是与主雕和水景相结合的下沉式广场。

 

(3)水景区
  都江堰广场的高潮景观是坐落在中央位置的水塔。它是一座30m高的规则式雕塑,漏刻的斜向网格肌理,象征都江堰水利工程中用来装卵石的竹笼,或许可抽象点说,它好像在回应着从都江古堰传来的水声。雕塑下水池中的红色卵石让人想其岷江中的河卵石(图6)。 对广场的使用者——人民大众来说,他们能否理解这个设计作品中的象征意义?或者说作品本身能否使大众对多种水元素使用的设计进行思考并因此陶醉于当地的历史?白天,各时段的广场使用者证明了设计作品的成功,甚至在四川10月阴冷的天气里,广场仍然有大量的人流;晚上,许多人们在广场中散步,并把中央水景雕塑(水塔)作为背景拍照。

 

  中央水塔中流出的水汇入小溪,沿着线形漏墙蜿蜒流淌。花草树木顺小溪边沿生长,产生与主体雕塑周围的硬地景观完全不同的景观体验。 视觉焦点景观南面是一组网格状喷泉,涌泉、雾喷等,为太极拳的晨练者创造出一幅超现实的奇妙的场景。围绕广场,将有大量建筑以这个广场为前景兴建,使广场更加夺目动人。同样,一旦将来其周围出现新的建筑物,下沉式水广场的设计意义将会越来越多地得到体现。
 

  (4)盒子
  广场东北部桂花林和林下的多个围合空间是整个广场的另一个兴趣点,它为人们观赏水景、集会活动或即兴表演提供了场所。那些方形的围合空间,为人们游憩休闲提供了理想之地。向前走是用树丛和巨石构成的有趣的小型私密空间,这似乎为人们追忆那个古老的水利灌溉工程提供了一个场所。 我觉得这里特别有意思,因为这里能听到两侧河水的浪涛声,观赏水的汹涌澎湃,这些巨石正来源于它们之中,真是一个奇妙的空间。大树提供了充足的荫凉,让人体验到在大自然中的享受

 

       (5)绿与蓝的对比区
  “绿与蓝的对比”区域位于广场的西南部,它实际上是个隐喻,比喻的是农业和都市生活之间的对比。大面积的绿地被视做农业的象征符号时,它与附近包括露天舞台、金色天幔和更多城市化硬质景观形成强烈对比(图7)。城市化部分的区域经常被用做太极拳的场所和其他娱乐形式开展的地方。公园将有机地融入到城市肌体之中,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一区域的设计是成功的。

 

  每一个区域,都有多样化的空间,有充足的面积供人们散步和聚会;在设计的尺度方面,人本身是参照体。对软景观和硬景观的区域进行系统设计,合理分布。水元素被进行多样化地运用,丰富多彩的水景观设计贯穿其中,包括几何水池、流线形的小溪和各种喷泉。附近河流中的水浪声在各种不同地块之间形成了有趣的听觉联系和背景,土人景观在其细致的设计中能使这种感觉获得最大的体验。
 

  2.2 场所的营造和城市复兴

  水作为主导景观元素,其设计灵感来自都江古堰的启示。劳伦斯.哈尔普林(Lawrence Halprin)从当地的高脊山脉(High Sierra Mountains)山区获得灵感,这种灵感仅仅用于跌泉的设计。他的公园和广场的其余设计中都是将水作为景观焦点来使用的[2]。他的城市公园广场设计与当地的城市肌理是紧密联系的,但并没有浸透当地的文化内涵,然而,土人景观的设计却深刻地蕴涵了当地的文化。

 

  都江堰广场的设计被地域场所的文化气息和乡土气息所强化。这个设计作品与邻近河渠中奔腾的水流、浪涛声和各种设计元素有机地融为一体。水元素的引入和所有土人景观引入的设计形式:雾喷泉、主雕塑、小溪、下沉式水广场等等,构成一部交响乐,讴歌着都江古堰的水利盛事。

 

  水元素的使用和当地现有的关联背景使这个新的城市公共空间具有强烈的个性。这个最新创造的个性,昭示了作为景观设计师和城市设计师的一个重要职业重任:场所的营造。这个新景观为城市的建筑物和都市风貌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景观背景,并大大增强了城市本身的特色。都江堰广场的战略地位为城市再生提供机会,并在使都江堰成为国际旅游目的地的努力中发挥重要作用。

 

  注解
①See Chapter 5, Ancient Sichuan and the Unification of China, by Steven F. Sage for a comprehensive discussion of the Duijiangyan inception and relationship to land reform, endeavors in war and agriculture.
②See Chronology in Lawrence Halprin: Changing Places

作者简介:
(美)玛丽.帕多瓦(Mary Padua)香港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在成为全职教授之前,曾在美国加里弗尼亚,香港的政府部门和私人事务所从事景观设计和管理达二十多年。1978年获加州伯克利大学景观设计学专业学士学位,1984年获加州洛杉矶分校建筑学与城市设计硕士学位。研究兴趣包括当代景观设计和城市环境中的乡土景观。

译者简介:
刘 君 /1980年生 /女 /四川成都人 / 四川行政管理学院旅游专业毕业 / 就职于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从事翻译与国际联系工作。

参考文献:


[1] Baker, Alan R.H. 1992. Introduction: On Ideology and Landscape. In Alan R. H. Baker
and Gideon Biger, Eds, Ideology and landscape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Fried, Helene 1986. Lawrence Halprin: Changing Places. San Francisco Museum of Art,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