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在加快城市化进程,中国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国际上最大的建筑市场。有资料称:单一个浙江省年度开发量,就超过整个欧洲的年度总和。基于此,国际上一些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公司也视中国为诱人蛋糕,纷纷进驻,以求分得一杯羹。建筑与文化密不可分,中西方建筑文化有着巨大的差异。境外的建筑设计公司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设计及建筑?设计与建筑,如何为子孙为未来承载起文化的重任?日前,记者电话采访了“贝尔高林”亚太区总裁许大绚及主要设计师,就此问题进行了探讨。

  记者:贝尔高林是国际上最大的规划与景观设计公司之一。目前,贝尔高林在中国内地的设计作品也比较多,贝尔高林的国际化、现代理念的设计思路被越来越多的内地消费者所接受和追捧。“贝尔高林景观设计”,意味着品质与品牌,成了房产项目的卖点之一。请您介绍一下贝尔高林国际公司的概况。

  许大绚:我们公司创建了51年,最早是由名叫“贝尔”的规划师和名叫“高林”的土木工程师组建的,公司的名称由此而来。公司业务是从美国夏威夷起步的,当初夏威夷只是个荒凉的海岛,我们为其做了环境整体规划。现如今夏威夷7个大型的旅游度假区中有5个是出自我们公司之手,可以说我们公司对夏威夷的发展起了一个很大的推进作用。夏威夷本身是死火山地区,原来连一棵树也没有,是通过我们公司的规划,才构筑出现在的大环境。

  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贝尔高林公司参与了许多第三世界的大型旅游区规划设计,对推动该地的旅游经济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业务已涵盖5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建起来的作品,超过了13000个。同时,太平洋沿海地区是我们发展的重点市场。在中国香港、泰国、新加坡都设有我们的分公司。在环境、景观设计方面,贝尔高林的东南亚公司在国际上知名度比较大;而在规划方面,则是美国的本土公司优势明显。

  记者:房地产项目具有明显的地域特性,你们在实际操作项目的时候是如何实现项目与本地的自然资源、本土文化相融合?也就是说如何让贝尔高林的设计理念本土化?

  许大绚:这个问题看似问的比较简单,但回答起来比较复杂。很多项目来找我们做顾问,是在图纸都已经出来的情况下才找我们开始参与,甚至房子都已盖了一半,并非从头参与。而对于一些地域性的、文化性的东西,他们都已经做了很多具体细致的工作。对我们而言,所要达到的就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来提升整个项目的品质,但这并不够。我们希望的是从头参与。

  有的发展商为了形成市场卖点,千方百计地生搬硬套一个理念、一种风格。打个比方,如果杭州有开发商一定要做个曼哈顿风格的建筑,他们会完全照着地域环境来搬,这样的开发商我们是很难配合的。我们重视地块的固有资源,规划设计要尊重大环境,切忌出现不伦不类。

  具体地说,如果我们在杭州做项目,就会尽量把跟杭州地域有关系的、跟文化有关系的东西挖掘出来,用比较宽容的姿态融入到大环境、大文化背景。规划要从整体性方面考虑,营造出一种有自身个性的内涵,这很关键。城市文化和地域文化中感性的东西,往往都是比较复杂的。比如一个人,上班时会习惯喜欢一些有现代风格的空间,而回到家很可能希望看到传统的天地空间。

  着手设计前,贝尔高林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读懂土地本身的精神,本身的文化,以及地本身所要告诉我们的原汁原味。“古老的人”会找一个风水先生来看风水,而我们看的是大自然的风水。比如说,这块地本身有山有水的,风水先生考虑的是楼该朝向哪个方位,而我们是看风景线、景观线如何分布,我们会把楼盘设计在风景线里面来配合景观。

  杭州是个山水城市,而且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很适宜居住。我们在设计的时候,定会把杭州的本土文化融入其中,将秀美的自然风光采用相应的手法巧妙地借用。即使开发商希望我们做曼哈顿风格,我们也会在杭州文化和曼哈顿文化中寻找结合点,保持曼哈顿的现代感觉,但肯定会拉近与山水的距离。这些就是我们公司的常用手法。

  记者:在杭州你们参与过不少项目,哪个是从头参与设计的?会达到什么水准?请以此为例,作个简要的设计说明。

  许大绚:西溪山庄。这个项目的地理位置是比较有特点的,有一百米的高低落差,地块内还有水域,它的坐相也很不错的。我们从不同的出发点来考虑整体规划,考虑怎么在区域里做出特色并与地块本身很好的衔接,怎么把大自然的资源引入到小区里面,使之与大自然的配合比较完美。

  杭州很多项目的地都比较小,而且都开发成南北向的,一片一片的,排排坐。有些地块本来有高低落差的也都给整平掉了,多可惜啊。做西溪山庄时,我们很好地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作了融合,将不同的组团、功能区用景观带来把它隔离或包含。西溪山庄地块本身有特点,我们也因此引入了一些特别的设计元素。

  目前贝尔高林在国内的54个城市都有业务。每个项目要真正成功,需要很多方面配合。第一当然是发展商,能完全按照我们的设计来建设,当然有些发展商看房子卖得火,就随意改动设计,把原来的精华给简化了,这是一种短视行为。西溪山庄的发展商非常配合我们的设计,施工时尽力体现设计意图。对这个项目,我很有信心。其次,我们只是配菜的,施工单位才是煮菜的,所以施工单位要具备经验和实力,否则往往会把好的设计方案搞砸。

  记者:发展商为了利润最大化,很有可能为节省成本而修改景观设计,甚至把该做景观的土地用来建房。当碰到这样的情况,你们会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呢?是去说服他们呢,还是放任他们?你们有没有原则性的东西呢?

  许大绚:我们做事是有原则的。第一,我们也是有过很多教训的。我们原来没派设计人员驻扎在项目工地里,致使一些施工单位或发展商曲解我们的设计,对我们的设计图纸随意更改,使整个作品失去原有的水准。现在我们将派专人到工地监督,同时解答施工上所碰到的问题。第二,我们与发展商签订的合同中有要求:发展商如要改动我们的设计原稿必须和我们商量,随意改动,那我们有权阻止发展商利用贝尔高林的名义做宣传。从明年1月1日起,对所做的项目要进行验收,得到认可的项目,授予他们认可牌。

  记者:西溪山庄紧靠西溪湿地保护区,该区是杭州旅游西进的一个桥头堡,拥有独特的自然资源和人文内涵。这样的项目,对设计公司来说也是个难得的机缘,你们设计项目时,是如何考虑这一大背景的?

  许大绚:能遇到这样的地块,对我们也是求之不得的。因为旁边是湿地,拥有许多天然的东西,可以把这些元素都融入到我们的设计里面,会有一种住在郊外的感觉,但不乏城市的方便。购买西溪山庄的人就是为了能感受到湿地的、世外桃源的概念。因此,我们从最初的环境景观设计,到最后的景观植物选择,都考虑了与湿地的大环境相吻合。在湿地栖息的鸟类,同样也可以到山庄小区内栖息,我们不希望发展商开发了地块,就逼迫鸟类搬家。继续给鸟类提供栖息生存的场所,维护原始生态,正是我们努力要做的。

  记者:这当然是个非常理想的生活场景,人和鸟、人和自然和谐相处。丰富的水体与生态多样性是湿地的最大特征,你们在设计时,有哪些针对性举措呢?许大绚:遵循“设计服从环境”的原则,尽量保持原生态,也就是说,如果有大树,建筑必须绕开建造,大树的资格比建筑老得多啊。具体地说,尽量多保留天然的林木、水系、植被;在水景方面,会多考虑种植水生植物,与周边环境协调;同时利用水生植物来隔断楼与楼之间的空白,营造视觉环境。国内的别墅开发和国外的不一样,国外可能是0.04的容积率,而我们国内做的一般都在0.4左右,楼与楼之间的密度大了,必须用景观来淡化处理。

  记者:你们公司在杭州做过多少项目了?你觉得比较成功的有哪几个,从设计到施工能比较接近的体现你们贝尔高林公司水平的是哪几家?

  许大绚:公司在杭州做过20多个项目了。绿城·桂花城是第一个,从目前来讲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它融入了我们早期的设计理念。另外,就是华安·西溪山庄、开元·千岛湖别墅度假区,还有金都华庭、紫桂花园等都比较成功。

  想补充的是,我们在大陆发现了3家假冒的贝尔高林:一家在深圳,一家在南京,一家在贵阳。目前我们正寻求律师来妥善解决这个事情。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内地我们还没有设过分公司。提醒你们提醒开发商注意识别。

 已同步至 admin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