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 在未来的10-15年内,将有60%-70%的中国人口居住到城市,而目前仅有37%。设计与营造人与土地、人与自然和谐的人居环境是当前业界人士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 

  由于我国景观设计起步较晚,专业人才匮乏,而城市化建设速度又过快,也暴露出一些严重的问题。怎样来认识现代城市景观的营造与设计?如何处理目前城市化背景下的景观设计?日前,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原建设部总规划师陈为邦、北京大学教授俞孔坚博士、清华大学景观设计研究所所长孙凤歧教授等业内专家,就以上问题陈述了各自的观点。

  陈为邦怕就怕无知大胆加有权 

  陈为邦认为,当前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景观设计方面的问题,首先就是当前城市建筑强调个性的突出与张扬,而对整体形象的塑造缺乏协调与统一,整个城市的风格也无法统一,不伦不类;其次,当前的城市建筑求高求大求洋,热衷于搞CBD,建造摩天大楼,热衷于建造大广场、大面积的草坪等等,风格上盲目追逐欧陆风格,民族风格则少得可怜。 

  他指出,中国目前有40多个大城市要搞CBD,但搞CBD要有根据,要考虑当地经济的发展实力、城市发展规模等等。摩天大楼成本很高,通常超过60层以后,经济效益就很难体现,再加上高额的维护费用,往往得不偿失。天安门广场占地不过40公顷,山东潍坊的一个广场就有43公顷,而大庆的时代广场居然达到了100公顷。大不一定就好,有时反而会大而无当;另外,城市雕塑垃圾多、精品少,动不动就搞什么雕塑一条街、雕塑公园等等,此类建设应当降温、缓行,或者少而精。 
  就建筑风格来说,梁思成先生曾提出:西而古,西而新;中而古,中而新。我们的建筑应该“中而新”,可以包容世界上好的建筑风格,但必须以自己的民族风格为前提。特别是在小城镇建设中,不以经济为基础,片面追求形式,劳民伤财,弄虚作假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某个国家级贫困县,要求全县19个乡镇加快城市化步伐,人为地制造商业步行 街,要求临街房必须达到两层以上,很多人就在两层楼上硬加了一层假墙。如果这样搞小城镇建设,那就是一场灾难。 

  陈为邦分析说,这有其深刻根源,既是规划建设管理的表层反映,又是城市经济文化发展的一个侧面。我国正处在工业化推进时期,城市工业化与建筑多样化的矛盾从缓解到彻底解决要持续很长的时期,时尚与传统,工业化、现代化与民族化之间的协调也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这是一个过渡阶段,充满很多变数,要力求少走弯路。 

  我国的城市化建设正在大规模高速度发展,我们一方面在创造纪录,典型代表是深圳和上海的浦东,深圳用了 20年,浦东用了10年,全新的城市就出现了,但由于速度太快规模太大,问题就出来了。同时我国处在体制转型期,管理工作不足,规划工作滞后,城市景观抓得晚,城市形象综合协调不够,高科技不被重用等也都导致了以上现象的产生。 

  从深层次上讲,地方领导在城市建设和规划指导思想上有问题,就是贪大求洋、好高鹜远、孤陋寡闻、不求实际、凭空捏造。他们对导弹上天的高科技一窍不通,不敢发言,但对城市建设方面,就可以说了算。这就像一支乐队,演奏员水平不错,如果遇到了瞎指挥,就会出问题。黑龙江有个养牛产业县为了树立其“牛”形象,规划要做299头石牛, 9999块雕牛石砖,加上其它投资就将近亿元,据说还要申报吉尼斯纪录。同时,一些奶牛户因为资金不到位,含泪卖掉奶牛。湖北曾经有个建筑项目要由当地的一个市长来定夺,他说,你们到美国去,拍上1000张照片来,我从中间挑一张就够了。 

  城市建设怕什么?怕就怕领导干部无知大胆加有权。 

  陈为邦不无担忧地说,中国城市化建设缺乏文化支点,传统文化在经济转型期间又该怎么认识?如何看待外来文化?我们引导得够不够?建筑师、规划师应该如何引导开发商?短时间的迷惘可以理解,但长此以往,又怎么对得住后代? 

  俞孔坚城市需要“反规划” 

  俞孔坚提出了“反规划”概念,即城市规划与设计应该优先城市基础设施,而不是传统的建设用地规划。 

  他说,传统的建设用地规划是先测算城市人口,然后划出红线,在红线内建筑适合人居住、生活的景观,这种规划方法一开始就错了。城市发展是不可预测的,而规划师、设计师及开发商、决策者总想按自己的理念来安排城市,造成了城市规划和生态主体的颠倒,结果我们的规则设计反而对城市的生态环境造成了破坏。从1980年和2001年北京城市规划图可以看出,有很多东西不合理,却很难改变了。 

  俞教授认为,湿地不必填埋,可以成为城市居住区的有机组成部分,把城市真正溶解在农田里,而并非打碎城市,这样人们推开窗就能领略到公园的景观。开发商们在开发一片土地时,都认为那是一块平地,是块空地,其实每一片土地都有丰富的情感和表情,大地是个女神,是有情感有生命的,我们建设时必须尊重她。 

  他说,实施“反规划”首先观念要转变,建立一个方法论,要认识到城市也应该有农田、湿地和树林等等,为城市提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用科学办法来控制生态发展。 

  俞教授提出了创建城市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的景观战略,包括维护和强化整体山水格局,保证山水、森林、动物之间生态发展的连续性;保护和建立多样化的乡土生态系统;维护和恢复河道和海岸的自然形态;保护和恢复湿地系统;将城郊防护林体系与城市绿地系统相结合;建立非机动车绿色通道;建立绿色文化遗产廊道;开放专用绿地,完善城市绿地系统;溶解公园,使其成为城市的绿色基质;溶解城市,保护和利用高产农田作为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建立乡土植物苗圃等等。 

  俞教授指出,规划师认识水平的提高,决策者非凡的眼光和胸怀,以及对现行城市规划及管理法规的改进,是建设战略性城市生态基础设施的保障,而“反规划”的方法是进行城市生态基础设施建设的途径。 
  如何协调开发商对短期利益的追逐和城市可持续发展之间的矛盾呢?俞教授从景观设计师的出发点进行了解答,作为景观设计师,要改变观念,提高自己的方法论和认识论,走在时代前列,对土地有种责任感。他用艾青的诗句来表现这种情感:“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孙凤歧规划设计要走自己的路 

  21世纪是营造、管理生态景观的时代,而目前的城市化建设给生态带来了什么?大树移植、填河建楼、开挖人工湖等等,而有些居住小区为短期利益,热衷造亭而不种树,结果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建筑都失去了生命力。因此,住房景观设计要经济、适用、长期三结合,精心策划、设计、施工。 

  孙凤歧教授认为,城市的现代化必然要求高质量、高科技、高生态的城市景观设计,营造具有地方特色、中国特色的现代城市景观。现代城市景观的营造与设计要克服重设计、轻策划;重经营,轻总结的弊端,它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需要长期持续的努力,讲求“时间保育、修养生息”。 

  孙教授解释道,从长远看来,园林城市是初始的,生态城市是永恒的,而时髦建筑是短命的。所谓生态城市,就要讲究紧凑、高效、多样三位一体,在城市景观设计中必须注意保护原有历史文化遗迹;城市建设的迅速发展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恢复富有生气的人类活动空间;从大量的民族建筑中吸取养分;设计理念要“以人为本”,充分体现出对人的关怀。
 
  他认为,城市景观的营造与设计必须要“建筑+规划+景观”三位一体,将长远目标与近期建设相结合,策划高于规划,管理更为重要,力求国际合作,各行业共同参与,并以科教支持,融合与创新并举,走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