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


2021年3月16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今天宣布,来自法国的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荣获2021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

“好的建筑应该是开放的——对生活开放,为提升人们的自由度而开放,让任何人都能够在其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拉卡顿说:“它并不是为了展现什么或者强加于他人的,而是应当是熟悉、实用和美观的,并且能够静静地为在其中每天发生的日常生活提供支持。”


通过他们设计的私人住宅、社会住宅、文化和学术机构、公共空间以及城市开发方案,拉卡顿和瓦萨尔对既有建筑保有敬畏之心,重新审视了其可持续性——他们在进行项目构想时,首先会盘点业已存在的事物。他们从空间宽裕度和使用自由度的视角出发,优先考虑丰富人类生活,因而能够在社会、生态和经济这三个维度上让个人从中受益,并有助于城市的演进。


2021年度的评审辞中这样写道:“他们不仅定义了一种更新现代主义遗产的建筑方法,而且还对建筑专业这一定义本身提出了调整。他们的建筑作品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气候和生态紧急状况以及社会窘困做出了回应,尤其在城市住房领域,并由此重新点燃了现代主义建筑师改善大众生活的希望和梦想。他们成就如斯,是因为有着对构成建筑的空间和材料的强大感知,其信念如其形式般刚毅,其审美如其伦理般明澈。”


Philippe Ruault ©
拉达匹住宅
1993,弗卢瓦拉克, 法国


两位建筑师借助冬季花园和阳台,以低廉的成本大大增加了居住空间,使居住者一年四季都能节约能源并亲近自然。拉达匹住宅(法国弗卢瓦拉克,1993年)是他们对温室技术的首次应用,所搭建的冬季花园以适度的预算获得了更大的居住空间。房屋背面朝东的可伸缩透明聚碳酸酯板让自然光照亮了整个住宅,将室内公共空间从客厅扩大到厨房,让室内气候变得易于控制。


“今年,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感知到自己是整个人类的一份子。无论是出于健康、政治还是社会原因,都需要建立一种集体意识。就像在任何相互连通的系统一样,对环境公平,对人类公平,也就是对下一代公平。”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委会主席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说道。“拉卡顿和瓦萨尔在精致中体现激进,并且在细微处彰显精致和胆识,在尊重建筑环境与直截了当的方法之间实现了平衡。”

Philippe Ruault ©
普雷特大楼100套公寓改造, 社会住宅 
(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合作)
2011,巴黎, 法国

在更大的尺度上,拉卡顿和瓦萨尔与弗雷德里克·德鲁沃联袂,对普雷特大楼进行了改造(法国巴黎,2011年),这是一幢始建于1960年代初期的17层城市住房项目,共有96套公寓。建筑师通过拆除原有的混凝土外墙扩大了每套住宅的室内面积,并使整座建筑物的轮廓向外扩展,营造出生物气候阳台。曾经局促的客厅现可一直延展到露台,灵活可变的空间加上宽大的窗户,城市美景尽收眼底——不仅重塑了社会住宅的艺术美感,还对在城市地理区域内营造此类社区的意图与实施的各种可能性提出了构想。


530套公寓公寓改造,社会住宅 © Laurian Ghinitoiu


530套公寓公寓改造,社会住宅 © Laurian Ghinitoiu
2017,波尔多,法国

与此类似的框架还应用到了他们与德鲁沃,克里斯托弗·胡廷合作的另一个项目——对位于大公园内,由530套公寓组成的三座建筑(编号G、H和I)进行改造(法国波尔多,2017年)。经过改造,这个社会住宅综合体实现了戏剧性的视觉重塑,还对电梯和管道进行了现代化改良,所有公寓的面积都得到显著扩大,其中一部分公寓的体量几乎翻了一番。不仅没有任何原有居民因此流离失所,而且其成本只有拆除完全重建的三分之一。

“我们的工作是解决约束和问题,并找到可以引发使用、情感和感觉的空间。尽管这一切曾经如此复杂,但在这个过程以及所有努力的最后,其结果一定要轻巧而简单。”瓦萨尔解释说。

Philippe Ruault ©
当代创作展场, 东京宫二期
2012巴黎, 法国

建筑师们重新平衡了处于休眠状态或效率低下的房间,以期提供可容纳更多活动和满足需求变化的开放空间,由此延长了建筑物的使用寿命。他们最近的项目是对东京宫的改造(法国巴黎,2012年),在对这个十多年前建造的空间进行修复之后,博物馆室内面积增加了20,000平方米,包括一部分新建的地下空间,并确保建筑物的每个区域都保留下来用于用户体验。建筑师摆脱了许多当代艺术博物馆惯用的白方空间画廊和引导通道,反而创造了大量未完成的空间。艺术家和策展人在这些或黑暗深邃或明亮通透的物理环境中,为所有艺术媒介创作自由流动的展览,使参观者沉浸其中,流连忘返。

拉卡顿坚持认为:“改造是一次机会,可以利用现有资源做到更多、更好。拆除是简便但短视的决定,它浪费了很多东西,浪费了能源、浪费了材料,更浪费了历史。而且,它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社会影响。在我们看来,这就是一种暴力行为。”

Philippe Ruault ©
北加莱海峡大区当代艺术基金会中心
2013,敦刻尔克,法国

秉承“永不拆毁”的戒律,拉卡顿和瓦萨尔采取有节制的干预措施对过时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同时保留建筑物历久弥坚的特质。在敦刻尔克海滨区重建项目中,预制车间2号(AP2)是海岸线上一座战后造船工厂,相较于填满所有空间而失去建筑留白,建筑师们选择复制一座与其形制、体量相同的建筑。借助透明的预制材料,由新建建筑望向原有建筑,保持着畅通无阻的视野。这座原有的地标建筑被用于公共规划,而新建的北加莱海峡大区现代艺术基金会中心(法国敦刻尔克,2013年)内设画廊、办公室和用于保存该地区当代艺术藏品的仓储空间,两者可以独立运作或共同发挥功用。它们通过位于两个结构空隙间的一条内部通道连接在一起。


Philippe Ruault ©
南特国立高等建筑学院
2009,南特, 法国

他们的大部分创作都是围绕着新建筑而展开的,例如南特国家高等建筑学院(法国南特,2009年)就成为体现使用自由重要性的典范。为了容纳不断增长的学生人数所必需的各类课程设置,这块地被加以最大程度地利用,建筑师设法将简图中勾勒出的空间增加了几乎一倍,却仍将预算控制在既定范围内。这座高空间的大型三层建筑位于卢瓦尔河河岸,采用混凝土和钢制框架,外立面由可开合的聚碳酸酯墙和推拉门围合而成。内部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无特定功能的共享空间,可适应各种使用场景。大礼堂外墙可以打开,将空间延伸至室外,而高高的天花板也为建筑工作坊提供了宽敞的空间。甚至设计了从地面到2,000平方米功能性屋顶平台的宽阔、舒缓的坡道,可作为师生们灵活的学习聚会场所。

“安妮·拉卡顿和让-菲利普·瓦萨尔一直坚信,建筑赋予了他们为全社会塑造社区的能力。”普利兹克先生说:“他们的目标就是通过自己的工作,展现谦逊的力量,并实现新与旧之间的对话,以此服务于人类的生活,并且拓宽建筑的疆界。”


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事务©
费雷角之家
1998,费雷角,法国

两位建筑师的知名作品还包括:费雷角之家(法国费雷角,1998年);CitéManifeste的14座社会住宅(法国米卢斯,2005年);波尔多科学技术大学(法国波尔多,2008年);53套低层公寓(法国圣纳泽尔,2011年);多功能剧场(法国里尔,2013年),乌尔克-饶勒斯大学的学生宿舍和社会住宅(法国巴黎,2013年);位于内珀特花园、包含59套公寓的社会住宅开发项目(法国米卢斯,2014-15年);以及谢讷堡住宅和办公楼(瑞士日内瓦,2020年)。

他们于1987年在巴黎成立了拉卡顿和瓦萨尔建筑师事务所,并在欧洲和西非等地区完成了30多个项目。拉卡顿和瓦萨尔是普利兹克建筑奖的第49位和第50位获奖者。


关于普利兹克建筑奖
表彰—位或多位当代建筑师在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才智、想象力和责任感等优秀品质,以及他们通过建筑艺术对人文科学和建筑环境所做出的持久而杰出的贡献。 
这—国际性奖项由美国芝加哥普利兹克家族通过旗下凯悦基金会于1979年创立,每年评选—次,授予—位或多位做出杰出贡献的在世建筑师。该奖项通常被誉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和"业界最高荣誉"。
奖赏包括10万美元奖金和—枚铜质奖章,授予—位或多位获奖人,颁奖仪式选择在世界各地的著名建筑物内举行。


相关阅读:
普利兹克奖:九十多岁的印度建筑师多西
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荣获2019普利兹克建筑奖